LOL野区 17211 组员 这里啥都能聊

进入小组
十九岁辅助想当导演 十九岁辅助想当导演 2019-09-19 07:49 5592 举报

很久之前在儿童文学看到的文

若春天真的能给予人重生

雪下得紧,到了夜半也还是没有停的样子。

白色皮毛的兔子在雪地上止步不前,把长长的脚印留在了身后。一时间,他有些分不清楚,那是给这大地留下的印记,还是从自己身体里遗失的什么东西呢? 落雪的时候并不太冷,雪花掉落在睫毛上甚至起了一层湿润的水气。深吸一口气,他向上码了码自己身上背着的东西。 马上……记得前边有座庙可以躲躲雪的。今天晚上也只能在那里过夜了吧。 只是,似乎没有东西可以盖呢。兔子心想,若是可以把影子扯下来盖在身上倒是不错呢。一边想着,一边已经望见了破败的庙宇那片灰色的瓦。

推开了快要掉下来的木门的时候,风没来由地大了起来。雪片旋转着飞进眼睛里,兔子闭上眼睛,又睁开来,哎哎?有人? 庙里昏暗的光线里慢慢现出另一只兔子的轮廓来,是一只灰色皮毛的兔子。此时正抖落自己身上的雪,玲珑的眸子转过来,望着白兔。 看这样子……不也就是刚进庙的吗?难道刚才推门的时候,那阵风是他跑进来刮起的吗? 灰兔不发一言,径自走到墙角边,拾了些干草,非常熟练地生起火来。

“有火的话,就可以煮点东西来吃了呢。”白兔微笑着,想与这个将跟自己共同分享一个夜晚的陌生人打破僵局。

灰兔这才又抬起头看了白兔一眼。白兔尽可能友好地笑着,虽然面对陌生人的时候他总是紧张。这样的担心和紧张几乎伴随了他一生,怎么都改不掉的。不过白兔倒是知道,当自己笑起来的时候,那是上下左右哪个角度看上去都绝对温顺可亲的。

“你有吃的?”灰兔的眼睛又冷又清澈,像浸过水的葡萄。说着话的时候,光芒就像飞雪一样一片一片旋转着飞出来。

“其实是,只有锅子,没有什么材料。”白兔指指自己身上背的那口沉重的锅。

“哦,我们来做交易如何?”

“什……什么交易?”白兔疑惑地问。难不成面前这位是个商人吗?

“我这里有干蘑菇还有一点米,你用你的锅给我做点东西吃吧。”

“不用交易的,我的锅本来就可以给你用啊。” “我不想占人便宜。”灰兔将一个口袋扔过来,“我只有这个,好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。”

白兔把锅架在火上,又去捧了雪水来化开。把米和蘑菇扔进去,在自己的行囊里掏出了瓶瓶罐罐,一长排都摆在地上。挨样儿地往那锅水里倒。

“哎哎你放什么呢?”

“调料啊,放心吧,不是毒的。”白兔一笑,他发现灰兔长得堪称俊秀,就是那身灰色的皮毛平添了股桀骜不驯。

似乎来了点兴趣,灰兔靠着火暖着自己的皮毛,“你是要做什么啊?”

“粥。”

“粥啊……要是有肉的话那就最好了啊。” 白兔看了灰兔一眼,突然不再笑了,“我做各种粥,但就是不做带肉的粥。”

“你吃素啊?那是旧时代的兔子了。现在的兔子不带油味的萝卜都不啃一口呢。”

“甭管你怎么说,我就是不做带肉的粥的。”白兔坚持起来。

等到水沸腾起来,香味儿也飘散了出来。白兔从自己包里又取出一只碗来,盛了满满的一碗先递给灰兔。

“你……不是厨师吧?”灰兔看着白兔的动作突然好奇了。

“啊,差不多吧。可是我别的都不做,就只做粥。”

“而且还必须是全素粥?怎么会有这样的坚持呢?”

白兔不太爱答话的样子,只是勉强笑了一下。“你呢?你看起来像只游手好闲的家伙哦。”

“我啊,我是画故事和讲故事的人。”

“哦?”白兔挑了挑眉毛,“我曾经也喜欢讲故事的,而且还喜欢写故事哦。”

“那为什么又改行了?”

“因为,心里有乌云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我啊,每次写故事的时候,无论那是谁的事情,总是要自动代入到自己身上。时间久了,每次写故事我都会哭,太悲伤了。哦,我只写悲剧故事。”

“你自虐啊?”灰兔喝完了一碗粥,白兔就自动把碗接过来,给他又盛了一碗,可是自己却没有动过。

灰兔沉吟了一下,看着暗下来的天,“这雪,今天停不了呢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喂,你不是说你曾经是写故事的吗?讲个故事给我听吧?”

“你还不是一样?画故事而且讲故事,应该是你讲给我听吧。”

“不呀,你拿我的东西做了这么好喝的粥,是该你答谢我的嘛。”灰兔弄了些干草,堆成一堆,自己舒服地躺上去,“呐,讲吧,我听着呢。”

“好吧。”白兔拿起一根棍子,看似无心地拨起火来,神情却一片肃穆。

那是遥远的山上的故事。是很高很大的一座山。山的身体里铭记着鸟和河流还有风的声音,偶尔也会听得到孩子们碎碎的嬉笑声。 然而山里明明很少有孩子去玩耍,山是寂寞的山。 在寂寞的山里,住着两只同样寂寞的兔子。 可能寂寞就像阳光的碎片一样,被兔子当做了心脏。在那么大的山里边,两只兔子从来也没见过面,也没说过话。也没见到过其他什么动物。 它们在路上走的时候,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山内心的声音。那些风啊水啊,孩子们的嬉笑啊,让兔子越听越难过。虽然那声音很好听,但是却是不知道为什么,越好听就越让人心里酸酸的。

“很有艺术家气质的兔子。”灰兔作为一个听众,非常懂得互动。

大一只的兔子是灰色皮毛,他叫灰心。小一只的兔子是白色皮毛,他叫白菜…… 灰心在出去找食物的时候,看到了属于兔子,却不属于他的脚印。可是即使是这样,即使知道这山里有同类存在,他也绝对没想过找过去。 因为他觉得,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,如果见到另一只兔子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 也许另一只兔子会让他根本后悔见面呢? 所以灰心看了看,回家过自己日子去了。

“不愧是灰心,是灰狼的话一定毫不犹豫就追过去了……”灰兔欠然地看了白兔一眼,“你继续讲。”

白菜小,饭量少,然而他喜欢在山里走走逛逛。当然顺便看看萝卜都长在哪,哪有大萝卜之类的。 结果白菜不止一次发现,他前一天看中的萝卜,第二天去看时,只剩一个坑了。在那些坑旁边,有乱乱的兔子的脚印。白菜停下来思索了一会儿,它认定这只总是先它一步拔萝卜的家伙一定与他非常相似——连对萝卜的喜好和品位都一样。白菜寂寞的时候很想哭,但是又哭不出来。其实仔细想想,他觉得自己非常希望能遇到同类,哪怕就是远远看一眼。但是白菜很胆怯。他害怕自己被嫌弃。他想,自己是这样一只小小的,不通世故的兔子。 所以白菜也没有去找灰心。他在家辗转反侧,不断想,那一只兔子是什么样子呢?

“可以尝试偷窥……我是说,这真是只纯洁的小白兔。ME的互动貌似是大灰狼思维。”灰心摸摸自己的脸,好让自己不笑得那么明显。

灰心为了躲避白菜,就故意不去找那片有另一只脚印的萝卜地。白菜是同样的思维,他想,是该去找另一片萝卜地了。两只兔子各自从自己家里出发,寻找新的萝卜,却意外地撞上了。

“山不转水转,真是感人的相遇。传说中的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过人间无数。”灰兔依旧冷不丁插上这么一句。

两个人中间隔着很大的距离,他们看到彼此后,就停了下来。他们都想扭头就走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脚就是不动。 白菜一紧张,就喜欢拿一只脚蹭另一只脚。这种小动作却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,他把左腿放下来时,被一大团草给绊着了。 他很丢人地……摔倒了。 灰心第一反应是,这是一只多么笨的兔子啊!不过这个想法是在他跑过去扶白菜的同时进行的。 两只兔子之间,没有了距离。手掌的温度让两个人同时都觉得心里很舒服,好像有些什么东西融化了。

“都害羞得很可爱呢。”

“是啊。两只兔子于是成为了朋友,此后,一天都没有分开过。可是随着感情的深厚,白菜却越来越发现,灰心是只很出色的兔子,无论是找萝卜还是做窝都干得极漂亮,就连人类才懂得的那些知识,灰心也都精通的样子。这让白菜很自卑,他觉得平凡的自己是不配拥有这么出色的朋友的。 白兔的声音一点点沉下去——有一天,灰心和白菜被一个猎人追杀。白菜跑得太慢,而灰心本来有无数逃跑的机会,却因为要停下来等白菜给错过了。 猎人扑过来的时候,灰心扯着白菜掉进了一个他早就打好的洞里,才让两个人都逃了过去。可是白菜却非但没有感激灰心,反而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以后,我们再也不要在一起了。” 灰兔抱住胳膊,不再说话。 灰心问:“为什么?” 白菜含着眼泪说:“因为跟我在一起,会浪费你许多时间。而且,我也需要独立闯荡世界,需要时间来磨练我的技巧啊!” 白菜心想,他要等到与灰心一样强大的时候,就再也不用担心会连累到灰心了。 可是灰心却气疯了,他反复问一句话:“为什么明知道这样会让我伤心,你还要这么说呢?”“我不知道!”白菜大声地、颤抖地答道。 “噢,那真是抱歉,居然让你连我重视你都看不出来。现在知道了呢。” 可是,可是……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白菜明白,这是在辜负朋友的友谊啊,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 眼泪就快流下来了。白菜却倔强地忍住了。 从前有过很多次,白菜也有自己的朋友,可是当他们发现他是一只普普通通、一无是处还乐意拖人后退的兔子后,就慢慢疏远了他。不再允许白菜享有作为朋友的权利,也禁止他付出作为一个朋友的义务。 “你是在不信任我!” “不……不信任?”白菜问。 “对,不信任!”灰心答道,“你认为有一天我会抛弃你,觉得我会像其他人那样。可是那些人是那些人,我是我啊!” 白菜愣住了,他真的没有这样想过。先前他只是在不信任自己而已,此刻他才发现,原来他真的也没有信任灰心。 白菜这么想着,口气就软了下来。几乎要放弃他原先那个离开的念头了。 “白菜,我也有话要对你说。” 白菜抬起头,有些迷茫地看着灰心,等着下文。 “从此以后,我也不会再和你一起了!我每次都只给别人一次信任的机会!我很害怕哪一天你想不通再次说要离开,你刚才让我非常伤心……其实,我本来决定,要和你成为唯一的知己的,可我现在,不敢再信任你了。”

“那白菜又如何了呢?”灰兔前倾着身子,专注地看白兔。

“白菜啊……白菜又变回了那只弱小的兔子,不同的是,他还多了一颗内疚而沉重的心。倒是白菜,他很想知道灰心之后的情况呢。”

灰兔淡淡地笑了,“灰心吗?他一直是一个人,直到他又遇到了另一只特别的兔子。其实希望永远不该被放弃,于是灰心再次拥有了朋友。” “哦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就是灰心。”灰兔摆了摆耳朵,顺便将他的皮毛故意给白兔看,“你讲的不就是你自己的故事吗?所以你是白菜吧?”

白兔低下头来,算是默许。

雪的声音一片一片压过来,细碎的,干燥的。许久,他低声说:“那还好……那灰心和那位朋友……一直还好吗?”

“实际上,并没有比我和你的故事好多少。”灰心眯起眼睛看火苗,眼神迷离,“只是,当不信任出现的时候,我又多给了他一次机会。”

白菜眼睛里迅速有光芒一闪而过,迅疾的,令人无法察觉,那水滴一般的光芒很快向两侧渗透到皮毛里去了,“这样,非常好呢……真的,很好呢。”然后,他又悄声说,“那只兔子,他好幸运……”

灰心站起来,张望着门外,“啊,雪停了呢。而且,讲着讲着故事,居然就过了一个晚上呢。”

“你要走了吗?”白菜突然察觉到了什么。

“是的,我的那位朋友还在等着我呢。你呢?你还只是一个人?”

“啊不是不是,我和家人们生活在一起,他们对我非常好。总之很温暖。”

灰心仔细看了看白菜,笑了一下,“那么,我这就走了?”

白菜开始专心收拾快要灭掉的火,他不断往火里添草和木头,弄得自己满脸是灰,也不管自己呛得剧烈咳嗽起来。

“其实我有件事不明白啊,白菜,你怎么就想起来去做粥了呢?”

白菜又露出他惯有的甜美而带些忧伤的笑容,他看着咕嘟咕嘟的锅子说:“其实,我一直想做的职业就是这个啊。总是给人带来温暖,无论是谁,喝下去都暖暖的,不是很好吗?”

“哦。”

“灰心,再喝碗粥吧,早饭是非常重要的呢。” 灰心看见白菜又把碗递了过来,“原来昨天晚上还没喝完啊?”

“啊,嗯……总之,喝了暖暖胃吧。”

灰心接过,那碗粥的香气让他觉得有些恍惚,忍不住一饮而尽,“呀,这味道……是肉?”

“不是肉!我怎么会放肉呢?我是个只做素粥的厨师!好了好了,你快走吧!”

“呀,这会儿又赶我走了吗?喂,你这人毛病真多,怎么就喜欢赶我走啊?!”

“啊,这次不同嘛,你还有人等着呢。不要让人伤心啊!”

“那我……就走了?”

白菜回过身去,开始默默收拾餐具,一边大声答着:“再见!”

直到灰心的脚步声渐渐消失,白菜才慢慢回过头来。看着灰心的两排脚印——到底那是什么呢?是留下了什么,还是放下了什么呢?

白菜把火踩熄,把碗收起来,再次背起自己的锅子。 开始走路时,皱了皱眉头,他不得不停下来,把用人类围裙遮住的地方掀起来。那片地方一片濡湿——全都是血。 果然,真的很疼呢! 白菜不得不喘息着,用围裙把伤口狠命包扎起来。

在来的路上,白菜遇到了猎人设下的夹子,他拼着命把腿拔下来的,可是却连皮带肉一起扯下来了。 他把那块肉用雪擦洗干净放进包里,也不是为了别的,就是想自己的东西终究是不要留在荒郊野外的好。

不过,就在刚才,在给灰心做最后一碗粥的时候,他把那块肉悄悄丢了进去。 那时候,丢那块肉进去的时候,白菜仿佛分明看到了他还和灰心做朋友时的情景。那一天是腊八,人类都在喝粥。 白菜颠颠地跑去找灰心,“灰心灰心,你喝粥了吗?” “今天流行喝粥吗?” “今天是腊八的,腊八要喝粥啊,我弄了一点来,你喝了吧。” 灰心把那小小的碗里的粥舔了个干净,最后粥起了眉头,“怎么连点肉末儿都没有啊,至少有点油花也成吧。” “不要紧的,明年,明年这时候我给你做粥喝。我给你做带肉丁的粥,只给你一个人喝哦。” “那么……明年快点到来吧!”灰心向往地看着天空。仿佛时间可以一下子缩水,把下一个腊八立刻送到他面前似的。

可是……可是,没有明年了啊。 到了第二年腊八的时候,灰心不在白菜身边,而白菜,却一个人默默学着做粥。他做得越来越好,却坚持着不肯做一碗带肉的粥。

白菜想到这里,看了看远方。大地一片素白,偶尔有飞鸟掠过,呼啦——很快地一下。

白菜一个人,带着伤,向与灰心那串脚印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。前边并没有什么家在等着他,白菜只有一个人,一直以来,因为太害怕会再遇到伤害别人的事,他坚持着独来独往。 在那座破庙即将离开白菜视野的时候,白菜再一次停下来回望大地。 有风吹来,将他白色的皮毛掀动。他的毛一直是白色的,就连伤心,也不能让那毛皮有一丝变化。白菜的伤心,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看得到的。 这一切,都发生在那漫长的漫长的几年里。开心的时候,痛哭的时候;天晴的时候,天阴的时候,白菜一直用它那有点忧伤而疲倦的眼神默默注视这个世界。 很大很大的世界……无边无际的世界…… 把世界包容在其中的那颗心也很大很大,把心包容在其中的悲痛也无边无际……

白菜看着灰心的脚印,轻声说:再见了,再不相见……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? 曾经有两只兔子在落雪的日子里等待着春天。

“春天的时候,美丽的事物就会复苏了呢。”灰色的兔子说。 “若是春天真的能予人重生……就好了啊……”白菜有点忧伤,迟疑着答道。 那是灰心和白菜。 那是心灵里最初和最后的光芒,明亮,却惟独不敢碰触的,光芒。

10
收藏

全部评论(10)

  • 鸿钧小组 2019-09-19 08:59:55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1#

    额,那本我好像还有……

  • 好运会眷顾我 2019-09-19 09:20:54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2#

    在玩加,你甚至能看到LOL的文章

  • 十九岁辅助想当导演 2019-09-19 09:58:36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3#

    鸿钧小组:  额,那本我好像还有……

    唉唉 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了 我小学或初中的时候看的

  • 十九岁辅助想当导演 2019-09-19 09:58:46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4#

    好运会眷顾我:  在玩加,你甚至能看到LOL的文章

    还有电影呢哈哈哈哈

  • 比尔-格拉迪 2019-09-20 01:06:41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5#

    这是儿童文学?写得真好啊

  • 十九岁辅助想当导演 2019-09-20 11:03:07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6#

    比尔-格拉迪:  这是儿童文学?写得真好啊

    是啊 那时候(大概08 09 10 11)儿童文学每一期的开头文章都是精品 我好怀念的 可惜难找了

  • 墨染_ 2019-09-21 22:12:40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7#

    儿童文学吧,个人觉得是成年以后再看都会有所收获的。以前看过的几篇文章现在都记忆犹新,闲来无事时还会拿起来翻阅一下。

  • 鸿钧小组 2019-09-22 17:36:34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8#

    十九岁辅助想当导演:  唉唉 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了 我小学或初中的时候看的

    emmm,我的儿童文学都是从我姐手里继承下来的orz

  • 零度沸点lz 2019-09-23 09:34:04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9#

    老读者了,就是《儿文》带我走上摄影道路,当年的摄影吧栏目的小伙伴现在还是好朋友

  • 十九岁辅助想当导演 2019-09-23 16:59:00
    赞(0) 回复 举报 10#

    零度沸点lz:  老读者了,就是《儿文》带我走上摄影道路,当年的摄影吧栏目的小伙伴现在还是好朋友

    现在是摄影师吗

手机号不正确
发送验证码 验证码错误
  • 登录密码输入有误*
    已经阅读并同意《玩加使用协议》

    已有WanPlus账号?立即

    关于玩加 · 加入我们 · 联系方式 · 合作伙伴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9 WanPlus. All rights reserved. | 北京玩在一起科技有限公司 | 京ICP备15017424号-1 | 京网文(2019)0898-084号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-20191137